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北大中文论坛 www.pkucn.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06|回复: 17

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复制链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8 11:15:39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沈炯
《中国语文》1987年第5期(总第200期)
《中国语文200期纪念刊文集》32页,商务印书馆1987年7月


提要
  北京话处于音节开头位置的 W- ,有可能采用 V 型发音。本文分析了北京城区 6 个点、郊县 19 个点 449 人的调查材料。作为对比,还引用了承德市四个居民点 69 人的调查材料。调查表明,V 型发音随主要元音圆唇度减小而明显增加,双音词第二音节与第一音节相比,V 型比例数略高一些。按年龄、文化程度和性别分析,青年人对于老年人的V型相关数最高,其次是文化程度高的对于低的,再其次是女性对于男性。在城区范围内,满族的 V 型比例数略低于汉族,回汉之间没有显著的差别。地域的分布有明显的三个片。城区及海淀镇一带是 V 型比例数较高的一个片。近郊是 V 型比例数相当低的一个环形片,远郊西、西北一片和东部一片的 V 型比例数极高,跟承德的情形相似。河北方言的已知材料表明,北京远郊两小片跟河北北部一些县组成的V型发音区相连,北京近郊的环形片跟河北中部一些县组成的 W 型发音区连接。北京城区的V型高峰被包围在W型发音区的中间,这种形势发人深省。本文试图用语音的社会标准发生定向漂移来解释,北京音系完成 /V/ + /W/ → /W/ 的归并后,北京城区又在经历一次 /W/ → /W + v/ → /V + w/ 的新的演变过程。  

关于那个 V ,请参考以下网页:
http://www.pkucn.com/viewthread.php?tid=11973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8 11:16:34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合口呼韵母不加声母单用时,汉语拼音用字母 W 做音节的开头。北京人口中,W 位置的实际发音分布在双唇到唇齿的范围内,唇形的开合圆展程度不等,口腔的阻通程度也不等。大体上,这些情形可以用国际音标记为 [ u w β υ v ]
  北京人对发音部位的选择,反映 W 位置语音总分布中的两极倾向。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双唇就是唇齿,界限分明。从口语的实际情形出发,W位置的语音可以很自然地归结为两个发音型。本文将各种双唇音称为W型,各种唇齿音称为V型,以此代表这两种发音型。介于 W 型与 V 型之间的例子也是有的,音质较含糊,本文称它为 L 型,统计频数极低。
  有的发音人在相似的条件下,时而用 W 型,时而用 V 型,这种情形值得注意。它是 W/V 自由选择的类型,本文称它为 F 型。采用F型的北京人不在少数。
  如果一种语言演变发生了,一部分人接受新的发音型,另一部分人保留原有的发音型,第三部分人则兼用两种发音型。北京话 W 位置的语音分歧正是这种现象的反映。
  本文将简要汇报北京话 W 位置语音调查的结果,并在此基础上作一些讨论。



  1982 年 9 月起,林焘先生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汉语专业开《北京话调查》课程并带领师生进行了三期调查。本文引用北京市 25 个调查点的材料,受调查的总人数为 449 人(参看附图 1)。从图中可以看出,北京内外城中有 6 个点,其他 19 个点在郊区和郊县。调查对象都是世居当地的北京人,年龄、文化程度和性别按预先确定的比例搭配。年龄分老年(60 岁以上,167 人)、中年(36 岁以上,138 人)和青年(35 岁以下,144 人)三个层次。文化程度分高(高中以上,73 人)中(高小以上,170 人)和低(初小以下,206 人)三个层次。性别的层次是女(210 人)和男(239 人)。
  确定调查点时,除考虑地理分布外,兼顾了民族和社会阶层的因素。调查到的民族有4个:汉族(368 人),回族(37 人),满族(39 人),蒙族(5 人)。市区调查对象是从街道和胡同中寻访的,包括各行各业的人。郊区和郊县的调查对象中包括市镇居民和农民,干部和群众。
  W位置语音的调查表包括下列16个词:
     1. 袜(子)   2. (青)蛙  wa
     3. 网(兜)   4. (国)王  wang
     5. 晚(上)   6. (茶)碗  wan
     7. 外(国)   8. (国)外  wai
     9. 围(巾)  10. (党)委  wei
    11. 蚊(子)  12. (新)闻  wen
    13. 窝(头)  14. (鸡)窝  wo
    15. 屋(子)  16. (中)午  wu
调查表包含 8 种 W 音节。北京话的 weng 也属 W 音节,使用频率极低,没有选用。这个词表基本上代表了北京话 W 音节的一般情况。
  调查采用自由谈话方式,从无拘束的气氛中获取语音样品。记音不仅依据听辨,还注意观察口形,事后又用录音复核。除调查者本人复核、相互间抽样复核外,还请未参加调查的专家用录音材料作复核。
  全部记音材料贮存到微型计算机中,然后做各种统计分析。本文引用的数据大多是计算机输出的结果。部分计算仍靠手工完成。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8 11:17:33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下表指出北京市 449 人 16 词 W 位置各种发音型的统计频数及比例数,括号中的比例数是总频数除观察数的商数:

    总频数    7184  (1)
    V 型频数  2805  (0.3905)
    W 型频数  3896  (0.5423)
    F 型频数   177  (0.0246)
    L 型频数   59  (0.0082)
    取样损失   247  (0.0344)
      表1 北京市W位置语音统计(16 词,449 人)

表中取样损失一项,是指漏查或发音人另有其他说法。有一些受调查的人认为“青蛙”应该说 qīngguā,因为跟 W 位置发音无关,就列入这一项。
  表 1  F 型的比例数比较小,这是因为我们用比较严格的标准确定 F 型;当发音人表现出明显倾向时不作 F 型,只有反复交替使用 W/V 的人才列入 F 型。自由选择是一种重要而复杂的现象,应另作专门的讨论。从严处理后F型只占 2% 强。F 型、L 型及取样损失三项合计占 7% 弱,余下的 93% 强是 W 型和 V 型。这样处理有助于突出这两种发音型的分歧。如果忽略这个 7% 不计,我们可以认为 W 型和 V 型是互补的,其比例数之和接近 1。也就是说,知道其中一个比例数可以估计另一个比例数,从而就了解两者分歧的情形。正因为如此,下文常常侧重讨论 V 型的情况,以减少文字的累赘。
  从表 1 可以看到,W 位置的语音中,V 型发音占相当大的比重,不能忽视。
  下面将分别说明各种因素下 W/V 选择的差异。
  (一)我们首先观察语音本身的因素。下表指出音节结构与 W/V 选择的相关情形(参看附图2):

             V 型          W 型
  蚊闻  wen    508  (0.5657)   342  (0.3808)
  晚碗  wan    476  (0.5301)   360  (0.4009)
  袜蛙  wa    463  (0.5156)   369  (0.4109)
  外外  wai    423  (0.4710)   396  (0.4410)
  围委  wei    417  (0.4644)   405  (0.4510)
  网王  wang   376  (0.4187)   452  (0.5033)
  窝窝  wo     90  (0.1002)   759  (0.8452)
  屋午  wu     52  (0.0579)   813  (0.9053)
   合计      2805  (0.3905)  3896  (0.5423)
      表 2 按音节结构分类的W位置语音分歧(16 词,449 人)

很明显,表 2 的八行中,前六行比后两行的 V 型比例数高出很多(W 型相反),差别非常明显。
  关于一种现象的显著性,统计学中有明确的定义。我们不能单凭比例数差别的大小判断显著性。试看下例:
          V  型       非 V 型          合计
    wen 组   508  (0.5657)   390   (0.4343)   898 (1)
   非wen 组  2297  (0.3654)  3989   (0.6346)  6286 (1)
    总计   2805  (0.3905)  4379   (0.6095)  7184 (1)
wen 组的 V 型比例数高于非 wen 组。比例数的这种差别可能是实际的差别,但也可能是抽样误差造成的差别。统计学中用 Χ² 检验来推算抽样误差的概率。当这一概率小于或等于 0.05 时,差别是显著的;当它小于或等于 0.01 时,差别是非常显著的;大于 0.05 时,抽样误差的概率过大,差别就没有意义了。本例 wen 组与非 wen 组相比 V 型比例数的差别是非常显著的。本文提到差别的显著性时,都已经过概率计算判明。指出这一点后就不再一一列出 Χ² 数和概率数了。
  这里强调概率统计,是因为有时候比例数会给人以假象。例如在北京大学范围内,蒙族的 V 型为 0.59,非蒙族的 V 型为 0.50,比例数的差别很大。由于统计基数较小,这种差别多半是抽样误差造成的,因而就没有意义。
  仔细观察表 2 还可以看出,V 型比例数从 0.5657 逐渐降到 0.0579 。统计分析表明,wan 组与 wa 组之间,wai 组与 wei 组之间的比例数差别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可以将它们分成有明显差别的以下六组:
    1. wen 组    V型比例数  0.5657
    2. wan wa 组          0.5228
    3. wai wei 组        0.4677
    4. wang 组          0.4187
    5. wo 组           0.1002
    6. wu 组           0.0579
上述比例数的不同说明:(1)主要元音圆唇度较小时倾向于 V 型发音;(2)舌尖鼻音韵尾似乎使 V 型比例数增加,而韵尾 i 使 V 型比例数降低。
  Wo 组与 wu 组的 V 型比例数很小。为了突出 W 型与 V 型的分歧,我们经常只用词表中前 12 词(即不包括 wo 和 wu)的材料来解释 W/V 选择的某些条件。下文说的 12 词的材料,就是指这一情况。
  下面我们观察双音词词首和词中位置的语音分歧,词表中,单数序号的词首是 W 置,双数序号例词的词中是 W 位置。16 词的材料中:
    词首 V 型频数 1377 (0.3834)  词中 V 型频数 1428 (0.3976)
没有统计学上明显的差别。
    词首 W 型频数 2014 (0.5607)  词中 W 型频数 1882 (0.5239)
有显著的差别。按统计学原理,互补的两个发音型应一致地表现出差别的显著程度;由于总样品数中 7% 的部分被忽略不计,互补性受到影响。扣除7%的部分重新计算,频数不变,比例数变了:
         V 型         W 型
    词首 1377 (0.4061)   2014 (0.5939)
    词中 1428 (0.4314)   1882 (0.5686)
同一位置两型比例数之和是 1,完全互补。概率计算表明,W/V 两型在词首和词中的差别有显著的意义。换一句话说,双音词词首V型发音的比例数确实略低于词中(W 型相反),这种现象值得注意。  
  影响 V 型或 W 型比例数的语音因素当然还有一些,这里只讨论以上两个方面。单就这两方面来说,双音词中 W 音节的先后位置对发音型的选择尽管有影响,但远不如音节结构因素的影响大(参看附图 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8 11:23:25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二)北京市 25 个点 W 位置的语音分歧是另一个侧面的分歧。下面表 3 列出了这方面的数据。

 近郊片 漷县村(通县)       18 人   26 (0.1204)
     清河南镇(海淀区)     24 人   56 (0.1944)
     顺义(县城)        14 人   37 (0.2202)
     昌平(县城)        12 人   43 (0.2986)
     石景山模式口        23 人   84 (0.3043)
     怀柔(县城)        15 人   57 (0.3167)
     管庄八里桥(朝阳区)    24 人  102 (0.3542)
     不老屯(密云县)      15 人   71 (0.3944)
     卢沟桥(丰台区)      15 人   80 (0.4444)
     周口店(房山区)      16 人   88 (0.4583)
     大兴黄村          12 人   67 (0.4653)
     北安河(海淀区)      15 人   86 (0.4778)
 城区片 细米巷(崇文区)      29 人  171 (0.4914)
     五道营胡同(东城区)    16 人  102 (0.5313)
     阔带胡同(西城区)     27 人  175 (0.5401)
     西铁匠营(丰台区)     24 人  156 (0.5417)
     北弓匠营胡同(东城区)   24 人  159 (0.5521)
     蓝旗营(海淀区)      15 人  103 (0.5722)
     北京大学(海淀区)     18 人  141 (0.6528)
     牛街(宣武区)       18 人  148 (0.6852)
     天桥(崇文区)       18 人  149 (0.6898)
 远郊片 平谷(县城)        14 人  124 (0.7381)
     延庆(县城)        16 人  154 (0.8021)
     琉璃庙(怀柔县)      12 人  125 (0.8681)
     斋堂(门头沟区)      15 人  159 (0.8833)
      表 3 各调查点 W 位置的 V 型频数(12 词,449 人)

  表3中,城区一片 6 个点(细米巷、五道营、阔带、北宫匠营、牛街和天桥)的比例数在 0.49 到 0.69 之间。远郊 4 个点的比例数明显地高于城区,在 0.73 到 0.89 之间。其中 3 个点在北京市的西、西北、北方远郊,它们可能是连续的一大片;另一个点在北京市的东北远郊。城区四周有 12 个点的 V 型比例数明显地低于城区,它们是漷县村、清河南镇、顺义、昌平、石景山模式口、怀柔、管庄八里桥、不老屯、卢沟桥、周口店、大兴黄村和北安河,组成了一个环形的片,比例数均在 0.48 以下。另外就在城墙下的西铁匠营、离城区不远的北京大学和蓝旗营(在海淀镇北侧),V 型发音比例数与城区相似。北京大学和蓝旗营跟邻近的清河南镇等 W/V 发音的比例数大不相同。这三个点当然应该跟城区统一起来。所以,按比例数和地理位置的特点,将北京市的 W/V 发音型分布,划分成以上三个片,是合乎情理的。
  从五十年代河北省方言普查资料(《河北方言概况》,15 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61)看。北京远郊的两小片是跟河北省北部 V 型发音区衔接在一起的。北京近郊的片是跟河北省中部 W 型发音区衔接的。说它们衔接,不单是因为地理上相连,而且在 W/V 发音型上也有相似之处。
  在上述河北省方言普查资料中,V 型或 W 型是一刀切的,一个县不是 V 型就是 W 型。但是,我们对河北省承德市作调查时发现,当地也有 W/V 选择的比例数问题。试比较下列统计数字:
               V 型          W 型
   北京城区  189人  1304 (0.5750)    851 (0.3752)
     近郊  203人   797 (0.3272)   1394 (0.5722)
     远郊   57人   562 (0.8216)    79 (0.1155)
   河北承德   69人   681 (0.8225)    51 (0.0580)
很明显,承德的情况跟北京远郊相似。河北各县市是否都有一定的 W/V 比例,因为缺少资料,不能随便说。河北资料中的 W/V 分野,至少可以看成是 W/V 比例数的极端情形。也许河北某些县市的 W 中有 V,或 V 中有 W,但只要比例数接近极端,这种内部分歧就很可能被忽略。承德和北京远郊一样,V 型发音占压倒的优势。同样,漷县是 W 型占压倒优势。就这种意义来说,北京和河北的 W/V 分区确实能够相互衔接。
  从河北和北京的整体看,外围大体是一个 V 形高比例数区或 V 型区,中间是一个 V 型低比例数区或 W 型区。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城区又是一个 V 型高比例数区。这是一个 V 型发音的环形山形势(参看附图 1 下的剖面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8 11:24:14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2:11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三)正像地域可以分出一些方言片一样,社会各阶层的语音也有或大或小的差异。表5是按民族、年龄、文化程度和性别分类的W位置发音分歧统计数据。

                V 型        W 型
   民族  汉  368 人  2154 (0.4878)  1910 (0.4325)
       满   37 人   228 (0.5135)   202 (0.4550)
       回   39 人   242 (0.5171)   201 (0.4295)
       蒙   5 人   39 (0.6500)   11 (0.1833)
   年龄  老  167 人   666 (0.3323)  1164 (0.5808)
       中  138 人   876 (0.5290)   651 (0.3931)
       青  144 人  1121 (0.6487)   509 (0.2946)
   文化  高   73 人   564 (0.6438)   258 (0.2945)
       中  170 人  1149 (0.5632)   780 (0.3824)
       低  206 人   950 (0.3843)  1286 (0.5202)
   性别  女  210 人  1417 (0.5623)   866 (0.3437)
       男  239 人  1246 (0.4344)  1458 (0.5084)
      表 5 按社会因素分类的W位置发音分歧(12 词,449 人)

  少数民族的调查对象主要集中在某几个调查点,因此只有排除地理分布带来的影响,才能搞清楚各民族之间是否有显著的差别。
  蒙族对象仅有 5 人,所在点中(北京大学 2 人和蓝旗营 3 人)与其他民族之间并无统计学上显著的差别,表 5 中蒙族 V 型的比例数虽然很高,实际上没有意义。舍去蒙族材料后,按民族分类得到的 V 型或 W 型比例数差别就不呈显性。
  以上是指全市范围的统计。在城区片内即使舍去蒙族材料,汉回满之间的差别似乎仍是显著的。进一步分析表明,回族 V 型发音也不呈显著性。这可以由以下事实说明:回族聚居的牛街和汉族为主的天桥是毗邻的两点,他们的 V 型比例数相当接近。两点归并在一起后,汉族 16 人的 V 型数为 0.6823,回族 20 人为 0.6917,比例数也很接近。这种微小差别是没有显著意义的。
  城区满族主要分布在内城三个点。将阔将阔带、五道营胡同和北弓匠营胡同三个点的材料归并一起后,汉族 35 人的 V 型比例数为 0.6119,满族 30 人为 0.4722 。概率推算表明,这两个比例数的差别十分显著。也就是说,满汉之间 W 位置发音确有差别,满族的 V 型比例数远低于汉族。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2:47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从年龄层次看,老年人的 V 型比例数最低,其次是中年人,青年人的比例数最高,差别非常显著。全市或分片的材料中,青年人的 V 型发音是老年人的两倍。城区 12 词的统计数中,V 型发音的比例达 82.77%,W 型发音的比例数为 13.07%。有些青年完全用 V 型发音。青年人 12 词 V 型发音高于 85% 的点有牛街、天桥、五道营胡同、阔带胡同、蓝旗营和北京大学。其中天桥这一项取样高达 100%。城区老年人 12 词的 W 型比例数为 54.50%,略高于 V 型的 41.55%,跟青年人相比有明显的分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4:42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从性别的差异看,女性的 V 型比例数高于男性,按统计学的分析,差别也十分明显。城区 12 词的统计材料中,中年女性的比例(70.43%)远远超过中年男性(44.91%)。老年及青年女性则略低于同龄男性的 V 型比例数。女性中,青年的比例数最高,为 81.48%(青年男性为 83.65%),老年的比例数最低,为 39.39%(老年男性为 43.29%)。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5:45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文化层次的问题比较复杂。文化程度低的青年人很难寻访,文化程度高的老年人也是少数,因此年龄层次的显著差别影响到文化层次分析的可靠性。为消除人数不均带来的影响,我们作了对比分析,另行计算同一文化层不同年龄 V 型比例数的平均值。计算结果见表 6。

     综合类       V 型    平均比例数 表3比例数
   高 老   9人    53(0.4907)  0.5875   0.6438
     中   14人    98(0.5833)
     青   50人   413(0.6883)
   中 老   39人   176(0.3761)  0.5312   0.5632
     中   52人   349(0.5593)
     青   79人   624(0.6582)
   低 老  119人   437(0.3060)  0.4231   0.3843
     中   72人   429(0.4965)
     青   15人    84(0.4667)
      表 6 文化年龄综合类V型平均比例数(12 词,449 人)

所得平均比例数与表 5 比例数相比,幅差略有收敛,但无实质性变化。因此,结论仍是:文化程度高的 V 型比例数高,文化程度低的 V 型比例数低,差别非常显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6:32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附图 3 是按 12 词的材料绘制的,它详细说明北京全市及三大片三种社会因素 W/V 选择比例数的情况。为了说明各种因素对 W/V 选择的作用,这里借用了统计学中相关数的概念。
  这里用上文举过的 wen 组的例子来说明相关数的意义。wen 组对于非 wen 组的 V 型相关数是 0.1357。所谓相关数,是用 0 与 1 之间的数表示相关的程度。1 表示完全相关,0 表示完全不相关。中间的小数,例如 0.1357,表示一定程度的相关。“wen 组对于非 wen 组的 V 型相关数”反映的是,将语音分为这样两组,是跟 V 型及非 V 型的分类有一定程度的关系。
  表 7 指出几种典型情况下的 V 型相关数,从中可以看出各种分类下 W/V 选择的差异。

    wen 组对于 wu 组    0.5177   (全市)
    青年对于老年      0.3158  (全市,12 词)
    文化程度高对于低    0.2292  (全市,12 词)
    女性对于男性      0.1276  (全市,12 词)
    斋堂对于漷县      0.7614  (12 词)
    远郊对于近郊      0.4126  (12 词)
    城区对于近郊      0.2490  (12 词)
    天桥对于细米巷     0.1947  (12 词)
      表 7 典型情况下的 V 型相关数

  跟其他社会现象一样,语言现象的相关数有时很小。女性对男性的 V 型比例数略高一点,因此相关数较小。这是因为 V 型发音型与众多因素相关,性别的因素只是其中的一个。相比之下,地域和语音结构的因素对 W/V 的影响最大,其次是年龄和文化,再其次是性别。
  表 7 未列出民族分类下的相关数。前面已经提到,全市范围内,民族的差别没有显著性,因此,计算它的相关数是没有意义的。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7:25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有些方言中,并存的 W 和 V 是不同的音位。例如西安话中: 
    王 [wang]  ≠ 网 [vang]
除声调不同外,声母涉及两个音位,反映中古喻(云)与微母的历史差别。中古微母至今在西安话中保留 V 型发音,而影疑喻(云)三母这一类字使用 W 型发音。
  北京话 W/V 问题不同于西安话。至少有以下三点不同:
  1)同一个“王”字,有人使用 W,有人使用 V。
  2)同一个人的“王”字,有时候使用 W,有时候使用 V。
  3)有人说“王”用 V,说“屋”用 W,但是 W 和 V 不对立。
  以上三点与中古声母无关。北京的 W 和 V 不形成两个音位,它们是同一个音位的变体。有的人将它用成自由变体 2),有的人将它用成条件变体 3),但有时它只能算作社会变体 1)。总的来说,它是北京话中复杂的音位变体问题。语音学内在因素只是一种自然属性。在非圆唇主要元音前使用 V 型发音的倾向,是以两个发音型不对立为前提的。
  中古两个音位到北京音系一个音位的演变,应该包含一个语音混用过程:
    /V/ + /W/ → /V + w/ + /W + v/ → /W + v/ → /W/。
这里大写字母和小写字母表示比例数的多少。混用跟音位对立是矛盾的,但是一代人或几代人的混用过程是音位合并的前导。现实的语言中,这种现象并非罕见。语音混用现象可能是从某些词开始逐步波及到其他词汇的。与此同时它还可能从某些社会成员开始向较多成员扩散。
  一般都认为,北京音系早已完成 /V/ + /W/ → /W/ 的演变过程。其他一些方言如山西的一些方言是另一种演变的结果:
    /V/ + /W/ → /V/。
两种结果不同,但都是归并性的演变,只是在混用过程中发生了不同方向的飘移:
         ┌→ /V + w/ → /V/  (山西某些方言)
    /V/ + /W/ ┤
         └→ /W + v/ → /W/  (北京音系)。
  河北的 W 型区是北京音系这一阶段的演变结果,V 型区是另一种方向的演变结果。北京近郊 W 型区和远郊 V 型区也一样,只有城区的情况不同。从一些重要的迹象可以看出,城区正在经历一次新的演变过程:
    /W/ → /W + v/ → /V + w/ 。
  北京城区 V 型高峰处在W型发音的包围之中。我们应该承认,城区跟近郊的关系要比远郊密切,那么城区和近郊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如果城区发生的不是新的过程,势必要推导出城区演变晚于近郊的结论。
  语言演变一般是从语言交际最频繁的中心地点发生并向外围扩展的。下图是模拟的交际频率曲线示意图,在中心地点有一个交际高峰。在中心地点不但交际的机会最多,而且因为交际者来自远近四方的机会最多,新鲜的东西能够有效地影响四邻从而被传播开来。在人们的心理上,高峰所在地点的言行习惯往往被公认为权威性的,这一因素对语音演变的传播起加速作用。北京城区就是这样的中心地点。这是跟北京市长期作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地位分不开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29 23:48:00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处于多方面中心地位的北京市,人口变动比较剧烈。但是近代以来,北京音系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我们讨论的 W/V 问题,只是北京音系的局部细微变化。W 位置语音的这种变化,并不是与系统无关的简单的语音替换。它是语音系统的内部调整,必定受整个系统的制约。也许 W/V 问题是跟外来人口的语音差异有关,但这最多只是一种刺激调整的因素。
  总之,说北京的 V 型发音是落后于近郊的历史现象,或说北京的 V 型发音是外来口音的侵入,都是不合理的。它必定是一种内部新起的语音现象。

  北京市不同年龄层的 W/V 选择差异是这一演变的重要见证。
  青年人作为一个交际集团,往往有表明集团特征的语音特点。这种特殊的语音,不一定代表整个社会语音演变的方向。随着年龄增长,人们进入高一层次的时候,有可能放弃原有集团的特征,接受另一集团的特征。这时,年龄层特征不变,经历各年龄层的人却在改变各自的语言经验。
  W 位置语音分歧的性质有所不同。城区年龄 层 W/V 比例数曲线是在中老年之间交叉的(参看附图 3)。如果将交叉点看成是一个关节点的话,就可以推测,刚进入中年期的北京人遇到了程度稍有不同而倾向基本一致的环境,必须改变语音习惯的社会压力并不大。到了老年期,鉴别语音差异的能力减退,改变语音习惯的能动性也在消失。照这样下去,再过一两代人的时间,W/V 比例数曲线的交点会向高年龄退移,甚至超出平均人寿的范围。语音演变的因素很多,只就个别因素是不能预言未来的,但至少可以说,北京青年人的 V 型倾向是代表当前语言演变方向的。

  北京市不同文化层的 W/V 选择差异也是这一演变的重要见证。
  文化层次比较复杂,这里按文化程度分高中低,虽然不够精细,但是可以作为一种简化的方法。在城区,中等和高等文化程度的人,V 型比例数大致上相似,跟文化程度低的人相比高出很多。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类人跟青年人 V 型倾向一致。

  北京女性跟青年人的 V 型倾向一致。女性对语言演变作用相当复杂,这里只指出女性与青年人有相似性,以此来说明她们同样对语言演变起推动作用。调查中我们发现,许多女同志能回忆自己改变语音的经历。这一般都跟就业有关,为怕人笑话自己“土气”就努力接受新的语音习惯。男性很少能回忆这种经历。男女都在顺应社会的压力改进语音,但似乎女性对此更敏感,更积极。W/V 的个人变化经历几乎是难以回顾的,即使女性也是如此。
  三十年代前后已经有人注意到当时北京话有 V 型问题的倾向。钱玄同曾经说:“至于 V,北京音倒不是没有,合口诸韵母在单用时,其起首之 W 都有变为 V 的。”(转引自王力《汉语音韵学》,560页,中华书局,1956)他说的“多”,是指人口多,还是语音上的分布广,并不清楚。当时讨论国语标准音,这一音位采用的是 W 型发音。这样做是因为使用 V 型的人不多、还是有意重 W 轻 V,就很难说了。经过几十年,大约两代人的时间,才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30 01:11:34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全文重新录入,重新制图。还没有仔细校对。请批评指正!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57

主题

0

好友

2938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4-1-30 03:07:20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shenj 于 2004-1-28 05:15 写道:满族的V型比例数略低于汉族, ......
明朝北京话里的v,到清朝就变成了w。

[ 本帖由 上海闲话abc 于 2004-1-29 21:14 最后编辑 ]
吴语联盟http://www.wuunion.com/
吳語联盟QQ群:46520589。上海話協會群:36344396。吴语太湖片交流:114709467。

39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管理员

无冕行者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1-30 08:45:05 |显示全部楼层

RE:北京话合口呼零声母的语音分歧

  “明朝北京话里的 v ,到清朝就变成了 w 。”那样说太轻巧,需要拿出论证依据才行。要讲科学。
  语言演变的动力来自内部——它主要是系统内部调整。外部动因是次要的。

[ 本帖由 shenj 于 2004-2-1 00:22 最后编辑 ]
沈炯 Shěn Jiǒng
捍卫普通话 规范汉字 汉语拼音方案 保护方言
不玩愤世嫉俗 钟情现实 洞察民生 从事实求真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北大中文系 ( 京ICP备12040209号

GMT+8, 2014-10-24 17:31 , Processed in 0.1235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