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北大中文论坛 www.pkucn.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107|回复: 56

”无边落木萧萧下“怎解

[复制链接]

52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3-3 09:03:37 |显示全部楼层
语文书将落木解为落叶,疑问很大。落叶萧萧下可解,无边落叶却解不了。落叶的初始态挂在树上应叫树叶而非落叶,再者无边落叶怎么进得眼中来?
请教各位大侠了。

38

主题

0

好友

2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6-3-3 13:21:20 |显示全部楼层
见高中语文第二册,《说“木叶“》。也许有用。

说“木叶”
作者:林庚
  作者是学者,又是诗人。他对“木”在形象上的艺术特征,作了极为精细的辨析,对我们怎样体察诗歌艺术中的精微之处颇有启发。熟读课文,把各部分内容贯通起来作全面的理解,从而抓住文章的精髓。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九歌》)自从屈原歌唱出这动人的诗句,它的鲜明的形象,影响了此后历代的诗人们,许多为人传诵的诗篇正是从这里得到了启发。如谢庄《月赋》说:“洞庭始波,木叶微脱。”陆厥的《临江王节士歌》又说:“木叶下,江波连,秋月照浦云歇山。”至于王褒《渡河北》的名句:“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则其所受的影响更是显然了。在这里我们乃看见“木叶”是那么突出地成为诗人们笔下钟爱的形象。   
“木叶”是什么呢?按照字面的解释,“木”就是“树”,“木叶”也就是“树叶”,这似乎是不需要多加说明的;可是问题却在于我们在古代的诗歌中为什么很少看见用“树叶”呢?其实“树”倒是常见的,例如屈原在《橘颂》里就说:“后皇嘉树,橘徕服兮。”而淮南小山的《招隐士》里又说:“桂树丛生兮山之幽。”无名氏古诗里也说: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可是为什么单单“树叶”就不常见了呢?一般的情况,大概遇见“树叶”的时候就都简称之为“叶”,例如说:“叶密鸟飞得,风轻花落迟。”(萧纲《折杨柳》)“皎皎云间月,灼灼叶中华。”(陶渊明《拟古》)这当然还可以说是由于诗人们文字洗炼的缘故,可是这样的解释是并不解决问题的,因为一遇见“木叶”的时候,情况就显然不同起来;诗人们似乎都不再考虑文字洗炼的问题,而是尽量争取通过“木叶”来写出流传人口的名句,例如:“亭皋木叶下,陇首秋云飞。”(柳恽《擣衣诗》)“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沈佺期《古意》)可见洗炼并不能作为“叶”字独用的理由,那么“树叶”为什么从来就无人过问呢?至少从来就没有产生过精彩的诗句。而事实又正是这样的,自从屈原以惊人的天才发现了“木叶”的奥妙,此后的诗人们也就再不肯轻易把它放过;于是一用再用,熟能生巧;而在诗歌的语言中,乃又不仅限于“木叶”一词而已。例如杜甫有名的《登高》诗中说:“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是大家熟悉的名句,而这里的“落木”无疑的正是从屈原《九歌》中的“木叶”发展来的。按“落木萧萧下”的意思当然是说树叶萧萧而下,照我们平常的想法,那么“叶”字似乎就不应该省掉,例如我们无妨这么说:“无边落叶萧萧下”,岂不更为明白吗?然而天才的杜甫却宁愿省掉“木叶”之“叶”而不肯放弃“木叶”之“木”,这道理究竟是为什么呢?事实上,杜甫之前,庾信在《哀江南赋》里已经说过:“辞洞庭兮落木,去涔阳兮极浦。”这里我们乃可以看到“落木”一词确乎并非偶然了。古代诗人们在前人的创造中学习,又在自己的学习中创造,使得中国诗歌语言如此丰富多彩,这不过是其中的小小一例而已。
从“木叶”发展到“落木”,其中关键显然在“木”这一字,其与“树叶”或“落叶”的不同,也正在此。“树叶”可以不用多说,在古诗中很少见人用它;就是“落叶”,虽然常见,也不过是一般的形象。原来诗歌语言的精妙不同于一般的概念,差一点就会差得很多;而诗歌语言之不能单凭借概念,也就由此可见。从概念上说,“木叶”就是“树叶”,原没有什么可以辩论之处;可是到了诗歌的形象思维之中,后者则无人过问,前者则不断发展;像“无边落木萧萧下”这样大胆的发挥创造性,难道不怕死心眼的人会误以为是木头自天而降吗?而我们的诗人杜甫,却宁可冒这危险,创造出那千古流传形象鲜明的诗句;这冒险,这形象,其实又都在这一个“木”字上,然则这一字的来历岂不大可思索吗?在这里我们就不得不先来分析一下“木”字。
 首先我们似乎应该研究一下,古代的诗人们都在什么场合才用“木”字呢?也就是说都在什么场合“木”字才恰好能构成精妙的诗歌语言;事实上他们并不是随处都用的,要是那样,就成了“万应锭”了。而自屈原开始把它准确地用在一个秋风叶落的季节之中,此后的诗人们无论谢庄、陆厥、柳恽、王褒、沈佺期、杜甫、黄庭坚,都以此在秋天的情景中取得鲜明的形象,这就不是偶然的了。例如吴均的《答柳恽》说:“秋月照层岭,寒风扫高木。”这里用“高树”是不是可以呢?当然也可以;曹植的《野田黄雀行》就说:“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这也是千古名句,可是这里的“高树多悲风”却并没有落叶的形象,而“寒风扫高木”则显然是落叶的景况了。前者正要借满树叶子的吹动,表达出像海潮一般深厚的不平,这里叶子越多,感情才越饱满;而后者却是一个叶子越来越少的局面,所谓“扫高木”者岂不正是“落木千山”的空阔吗?然则“高树”则饱满,“高木”则空阔;这就是“木”与“树”相同而又不同的地方。“木”在这里要比“树”更显得单纯,所谓“枯桑知天风”这样的树,似乎才更近于“木”;它仿佛本身就含有一个落叶的因素,这正是“木”的第一个艺术特征。   
要说明“木”它a何以会有这个特征,就不能不触及诗歌语言中暗示性的问题,这暗示性仿佛是概念的影子,常常躲在概念的背后,我们不留心就不会察觉它b的存在。敏感而有修养的诗人们正在于能认识语言形象中一切潜在的力量,把这些潜在的力量与概念中的意义交织组合起来,于是成为丰富多彩一言难尽的言说;它c在不知不觉之中影响着我们;它d之富于感染性启发性者在此,它e之不落于言筌者也在此。而“木”作为“树”的概念的同时,却正是具有着一般“木头”“木料”“木板”等的影子,这潜在的形象常常影响着我们会更多地想起了树干,而很少会想到了叶子,因为叶子原不是属于木质的,“叶”因此常被排斥到“木”的疏朗的形象以外去,这排斥也就是为什么会暗示着落叶的缘故。而“树”呢?它是具有繁茂的枝叶的,它与“叶”都带有密密层层浓阴的联想。所谓:“午阴嘉树清圆。”(周邦彦《满庭芳》)这里如果改用“木”字就缺少“午阴”更为真实的形象。然则“树”与“叶”的形象之间不但不相排斥,而且是十分一致的;也正因为它们之间太多的一致,“树叶”也就不会比一个单独的“叶”字多带来一些什么,在习于用单词的古典诗歌中,因此也就从来很少见“树叶”这个词汇了。至于“木叶”呢,则全然不同。这里又还需要说到“木”在形象上的第二个艺术特征。
 “木”不但让我们容易想起了树干,而且还会带来了“木”所暗示的颜色性。树的颜色,即就树干而论,一般乃是褐绿色,这与叶也还是比较相近的;至于“木”呢,那就说不定,它可能是透着黄色,而且在触觉上它可能是干燥的而不是湿润的;我们所习见的门栓、棍子、桅杆等,就都是这个样子;这里带着“木”字的更为普遍的性格。尽管在这里“木”是作为“树”这样一个特殊概念而出现的,而“木”的更为普遍的潜在的暗示,却依然左右着这个形象,于是“木叶”就自然而然有了落叶的微黄与干燥之感,它带来了整个疏朗的清秋的气息。“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这落下绝不是碧绿柔软的叶子,而是窸窣飘零透些微黄的叶子,我们仿佛听见了离人的叹息,想起了游子的漂泊;这就是“木叶”的形象所以如此生动的缘故。它不同于:“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曹植《美女篇》)中的落叶,因为那是春夏之交饱含着水分的繁密的叶子。也不同于:“静夜四无邻,荒居旧业贫;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司空曙①《喜外弟卢纶见宿》)中的黄叶,因为那黄叶还是静静地长满在一树上,在那蒙蒙的雨中,它虽然是具有“木叶”微黄的颜色,却没有“木叶”的干燥之感,因此也就缺少那飘零之意;而且它的黄色由于雨的湿润,也显然是变得太黄了。“木叶”所以是属于风的而不是属于雨的,属于爽朗的晴空而不属于沉沉的阴天;这是一个典型的清秋的性格。至于“落木”呢,则比“木叶”还更显得空阔,它连“叶”这一字所保留下的一点绵密之意也洗净了:“日暮风吹,叶落依枝。”(吴均《青溪小姑歌》)恰足以说明这“叶”的缠绵的一面。然则“木叶”与“落木”又还有着一定的距离,它乃是“木”与“叶”的统一,疏朗与绵密的交织,一个迢远而情深的美丽的形象。这却又正是那《九歌》中湘夫人的性格形象。  
“木叶”之与“树叶”,不过是一字之差,  “木”与“树”在概念上原是相去无几的,然而到了艺术形象的领域,这里的差别就几几乎是一字千里。

52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3-3 16:06:16 |显示全部楼层
林庚先生不知道是否还健在?如果是,不知道是否能请到这里来?林先生此文,可谓狗屁不通。
首先是概念不清,木和木叶不可混为一谈。从“木叶”发展到“落木”,这个论断就像从石头发展到鸡蛋一样不可思议。
质疑“说”木叶“”得一句一句慢慢来。

10

主题

0

好友

114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6-3-3 19:02:40 |显示全部楼层
屈原“九歌”: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我以为,”无边落木”就是“到处都是落叶的意思”

52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3-3 19:22:46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daiyu 于 2006-3-3 19:02 发表
屈原“九歌”: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我以为,”无边落木”就是“到处都是落叶的意思”


先生可为当今屈原,长歌曰:洞庭波兮落木下。
唉。

392

主题

0

好友

4464

积分

钻石会员

非月非云非鹤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6-3-3 19:32:30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各位读罢此句,能想见其境否?
遇无可解决之事,当以梦境视之

10

主题

0

好友

114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6-3-4 05:51:49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现在(脑筋比较清醒的时候)来看,自己都觉得好笑,楼主骂我不无道理。懒得去看林庚的那篇大文章,但是我知道“木”一个字也可以当“叶”的意思,正如以下几例:

周书,晋荡公传:今落木戒候 , ??霜行及(??字打不出)

又如:

左思,蜀都赋:木落南翔,冰泮北徂。(指鸟)李善注:“木落者,叶落也。木叶落,秋时也。”
南齐书,王融传:及夫春草水生 , 阻散马之适 , 秋风木落 , 绝驱禽之欢 ...
艺文类聚,石门山:鸟鸣识夜栖,木落知风发。
同上,论乐:谷水潺潺,木落翩翩

当然这种用法相当罕见。想必是老杜偏要编个难猜的字谜才用这个“木”字:)

15

主题

0

好友

4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6-3-4 09:07:18 |显示全部楼层

不难,不难......

“落木”确非“落叶”,楼主的质疑是正确的;但“落木”与“落叶”之间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简单来说这里“落木”是“落叶之木”的简略,较难判断的是落到怎样的程度,个人意见,可以认为是正处于此状态下的情景。
萧萧用来状写此氛围。
“下”的问题比较严重,这是一个视觉的问题,千万别忽略了全诗“登高”的主题,这里是个向远向下的视觉感受描述。
相对应的,“来”是个向远向上的视觉感受描述,水往低处走,可以想象其发源之高......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52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3-4 09:08:10 |显示全部楼层
老彭荐来的文章,为什么要懒得看呢,好好读一读,莫要辜负了他的一片心。
先生所举的例子,落木我认为是落叶的树木,木落应该是树木的叶子在凋落,李善也是凡人,他的话就句句是真理吗?
感谢先生赐教。

[ 本帖最后由 敬畏文字 于 2006-3-4 12:36 编辑 ]

52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3-4 09:17:07 |显示全部楼层
子复先生且慢生主张“落木”是“落叶之木”的简略,您必须回答林庚先生下面的问题:像“无边落木萧萧下”这样大胆的发挥创造性,难道不怕死心眼的人会误以为是木头自天而降吗?而我们的诗人杜甫,却宁可冒这危险,创造出那千古流传形象鲜明的诗句;
如果说得精妙,我为您鼓掌,如果 有什么不妥,我给您补台。

10

主题

0

好友

114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6-3-4 11:43:23 |显示全部楼层
落木如果是“落叶的树木”,则杜甫“刈稻了咏怀”的两句-“寒风疏落木,旭日散鸡豚”-应如何解释?又,耿湋的“下邽客舍喜叔孙主簿郑少府见过”:“落木东西别,寒萍远近流。”“落叶的树木”可以游动吗?又,白居易的“浔阳三题。湓浦竹”:“有霜不杀草,有风不落木”。又,许棠的“秋江霁望”:“落木满江水,离人怀渭城”等等。

13

主题

0

好友

296

积分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06-3-4 13:27:1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一味臆测聘说,断章取义,偏以己之昏昏,欲使人昭昭。尘土搅起不少,其实连个措大、冬烘也不是。

52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3-4 14:55:33 |显示全部楼层
daiyu给出的四个例子,第二和第四个应该是落叶的证明。我几乎要崩溃了。可是落木只有这一种解法吗?也不是所有的落木句里,落木都释为落叶吧?是不是该回到原文中去了?
非常感谢daiyu.

15

主题

0

好友

4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6-3-4 15:13:58 |显示全部楼层

回10楼

首先:已经慢不了了(见8层帖子)。
其次:我没感觉我得必须回答哪个先生的问题。
再者:我咋感觉楼主有“借刀杀人”的动机呢?
最后:学艺不精,失手拍在马蹄子上还被看到的人“追杀”,容易吗人家!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15

主题

0

好友

4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6-3-4 15:32:45 |显示全部楼层

回13楼。

看来是得我来补台了!
何以见得二四是证明?
回原文固然“防守严密”,可这不太象楼主的风格嘛!
不否认可能有不同的解释,但也会有“画虎类犬”的情况发生哪!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北大中文系 ( 京ICP备12040209号

GMT+8, 2014-11-26 04:30 , Processed in 0.15253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